• 恶咒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1-27

我的名字是乔治杰克森,而那一年,我记得很清楚,是一七三零年。

  在一次棉花丰收之後,我为我的家人,盖了一座最美丽的新家,北山庄园。

  在外头,我为了我们家族的将来,建造了一所家园墓地,而数百码之外,有一座碧绿的湖泊……一座美丽的天然湖,在那周围,我像公园一样遍植松树,绿草如茵。

  我锺爱的妻子,茱丽雅,十二岁的宝贝儿子,安德鲁,还有八岁大的女儿,小莉莎,一家四口,一起到邻近城镇去购物,计划中,我们或许也会顺道买个奴隶回家。

  事实上,我正在找一个可以帮忙看顾两个孩子,同时帮着烧饭、清扫的褓母。

  我让茱丽雅跟孩子们先行去商行里采购,自己则独自造访奴隶市场。

  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我摇摇头,实在没看到什麽好货色。

  第一个被推上拍卖场的,是一名年方十六,肤色非常黑的黑人少女。

  为了让买家看清楚奴隶是否健康,奴隶贩子笑嘻嘻地剥光她所有衣服,当青春美丽的少女胴体,裸裎在众人眼前,登时有人从两千美元开始喊价。

  我注意到,在那含泪少女的裸背,有着严重的赤痕,某些还在渗血,看来是刚刚挨过一顿鞭子。

  第二个被拍卖的,是个二十来岁,面有风霜之色的黑人青年。

  拍卖的说明中介绍,这家伙是头优秀的种马,可以买回去和女奴隶交配,生下优秀的奴隶。

  当奴隶贩子大笑着拉下他的短裤,场下一片惊呼,确认了介绍的真伪。

  那果然是一根非常可观的生殖工具!

  或许对某些深闺怨妇会有所用处吧,然而,在我眼中,那也只是一件无趣的东西。

  我的庄园里,已经有超过五十名的奴隶,和一些年轻小妞。

  当我确定庄园中的女黑奴有了孩子,倘若生下的是个女孩,那麽,庄园中的每个人都知道,我会是享用女孩初夜的不二人选,代表她们童贞的鲜血,只能流淌在我的床单上。

  不过,这没什麽好奇怪,这时代的南方,哪个庄园主人不是这样?

  最後一个被推上台拍卖的,是一名来自古巴的黑人妇女,臃肿的水桶身材,让人倒尽胃口,不过,看她的模样,倒是个不错的褓母人选。

  奴隶贩子一把扯下她遮胸的裹布,一双硕大的肥奶立即弹跳晃动着。

  场下买家哄然大笑,卖价从一块美金起跳,较诸先前的那名少女,明显地是一种羞辱。

  最後,我以二十美元的最高价,买回了这个很合我需要的黑人仆妇。

  我把她带到马车旁,命令她坐在最後一排。

  没隔多久,我的儿子安德鲁,抱着大包小包的采购品,率先回来,看到战战兢兢坐在後座的女黑佣,好奇地发问。

  「爸爸,你买这个丑丑的女黑奴回来作什麽啊?」我笑道:「唔,我想她可以作个不错的厨子,乖儿子,你不是一直嫌家里的菜不好吃吗?现在可以换换口味了。」安德鲁走到她身边,骄傲地说道:「嘿!你知道该怎麽样帮男人吸鸡巴吗?」「是的,我……我很拿手。」带着恐惧表情,女黑奴小心地回答着。

  「很好,我希望如此,因为我最喜欢每天早上有人吸我的鸡巴,来叫我起床,你好好记住吧!」听着儿子的话,我捧腹大笑,这小子果然大有父风,才十二岁的年纪,就已经懂得为自己找乐子。

  见完褓母,天气很热,儿子叫说受不了,我带他躲到附近的树荫下乘凉,说故事与他调笑,让那女黑奴独自坐在马车上看顾。

  一小时之後,茱丽雅和莉莎也回来了。

  茱丽雅笑道:「亲爱的孩子爸爸,我买了很多东西唷,店家主人说,明天会帮我忙把东西送到庄园去。」「非常好啊,亲亲老婆,我也为孩子们买了个褓母呢。」「哦!好像挺有意思的,我来瞧瞧。」茱丽雅朝那女黑奴蔑视地打量了几眼。

  这女黑奴外表平庸,兼之身材肥胖,唯一所长者,只有一双肥硕的大奶,我想,妻子应该不会为了这个,而怀疑我有私心。

  「爹地,天气好热,我受不了了。」酷热的太阳高挂,小莉莎无力地抗议。

  「放心吧,小东西,上车以後,爹地抱着你睡一觉,几分钟以後你就到家了。」「爹地,我买了一面镜子,等一下你帮我装在我房间里唷!」见我不置可否,小莉莎不依地撒娇,「爹地,每个淑女的房间,都应该有一面镜子的。」当宝贝女儿对深爱她的父亲撒娇,又有哪个父亲能不笑着点头呢?

  於是我对女儿投降,答应帮她重新整设房间,把她哄睡。一家人带着笑容,愉快地踏上归途。

  亨利,一个健壮的黑人,是个得我喜爱的马车夫。因为有小孩在车上,他特别放慢了速度。沿途上,我顺道观赏乡村景色。

  现在正值盛暑,一切植物绿油油的,乡野间繁花盛开,非常美丽。

  在这片美丽景色的正上方,就是我的北山庄园。

  而最上方,就是我的豪宅,我宝贵的家。

  迎着夏风,我们进了庄园,亨利把车子停在家门前。在女佣们的簇拥下,茱丽雅带着孩子们进屋,去享受早已备妥的冰凉甜品。

  「亨利,你向我们新任的褓母介绍一下她的工作。」我轻蔑地说道:「等会儿我回来,如果你介绍得好,我就让你干她一炮,怎麽样?」该死,我就是讨厌这些低等种族的黑鬼!

  「是的,杰克森主人。喂!你,跟我来!」大声叱喝着,亨利将她带往黑奴们的居所。第二章接下来的六个月,一切都很顺利,生活也十分理想。

  我听亨利说,黑奴中有一名十二岁的女孩,刚刚来了月经,身体已经可以受孕怀胎了。

  时间真是来得太巧,这几天,我正觉得性慾高涨,无处宣泄。於是,我情绪高亢地举步前往黑奴们的住处。

  嘿!这些黑鬼的生活水准简直像是牲畜一样。

  肮脏的环境,腥臭的气味,让我有掉头就走的想法,但我却要忍下,一再提醒自己,是为了帮女孩开苞而来。

  我不能让那小女奴的童贞,丧失在她同类手里,那些黑鬼的生殖器太大,很可能会把她弄伤,连续个几天无法干活。

  黑奴是没有资格上我床的,即使是一生一次的开苞也是一样。我命他们腾出一间空屋来,铺上乾净床单,为一个少女的即将破瓜做好准备。

  亨利奉命去把她带来,而我坐在床上,耐心等待。

  没多久,一如我的期待,房间门被打开了。

  「人带来了,杰克森主人,其他东西也准备好了。」亨利恭谨地说着。

  「做得好,亨利,你可以走了。」我挥手斥退亨利,转身去打量这个可爱的小女奴。

  「嘿!小婊子,在我面前站好。」在我的命令下,这名稚气未脱的女孩,似乎很是畏惧。

  「遵命,杰克森主人。」她小声地回答,头压得低低的。

  「你叫什麽名字?」

  「玛……玛莉安。」

  「嗯!玛莉安,把你那身肮脏的衣服给脱了,回头我会教格兰先生给你一件新的。」「遵命,主人。」颤抖着双手,玛莉安慢慢地解开衣带,褪去那身单薄的棉质连身裙。

  当衣裙坠落地上,一具稚嫩的青春胴体,裸裎在我面前;发育中的乳房,像巧克力似地微微隆起,无毛的牝户,彷佛刚刚蒸过似的贲起。

  本是美丽的肉体,却因为黑沉沉的肤色,让人恶心;我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,看这小女奴脱光自己衣服。

  「躺到床上去,自己把腿分张,为我掰开你的下流屄穴。」当发现自己开始勃起,我粗着声息命令道。

  「遵命,主人。」玛莉安说着,强忍着羞赧,慢慢用手指拨开那两瓣黑黝黝的蜜唇。

  「你知道自己为什麽会躺在这里吗?」看着惶恐不安的小处女,我故意问道。

  「是的,主人,我躺在这里,是为了被主人干!」她将目光水平地望着天花板,压抑着声音陈述事实。

  「没错,而你这小婊子马上就要被干了!」我笑着解开长裤钮扣,将裤子褪至膝盖,在旁边拉了张椅子,坐了下来。

  胯间的阴茎因为欲望而膨胀,当这小女黑奴看见我怒挺的生殖器,两眼顿时睁得老大。

  「过来,小婊子。」

  「是的,主人。」玛莉安应声来到我面前。

  「跪下来,把我的鸡巴放进你嘴里,好好的给我吸一下。」我说着,故意将肉棒握在手中抖动,夸耀自己的坚挺。

  玛莉安一句话都不敢多说,乖乖地跪了下来。

  一如所有的处女,她的动作极为生涩,迟疑地只敢稍稍把龟头放在嘴边,我看得不耐烦起来,压过她脑袋,猛力一推,大半根肉茎塞进玛莉安小嘴里,只呛得她咳嗽连连。

  「乖乖的吸,不然等一下干你的时候,你会更痛,事後还要吃我一顿鞭子。」听到我这麽说,她呻吟一声,慢慢地开始吸吮动作。

  初次为人口交的粗糙动作,却有着原始的刺激,几分钟後,我感到自己性慾高涨,立刻把她给推开。

  「躺到那张床上去。」我命令道。

  「遵命,主人。」玛莉安怯懦地答覆,乖乖躺到已不知有多少待开处女躺过的木床上,主动把两腿分开。

  「小婊子,你以前有被男人干过吗?」

  「没有,主人,从来没有男人干过我的。」玛莉安呆呆地说着,两眼紧张地盯着我胯间将进入她体内的锐利武器。

  「是吗?你等一下最好流出血来,否则有你好受的。」我爬上她的身体,握住硬挺肉茎,引导到牝户上方,那仍乾涸的小嫩穴口,用力一挺。

  该死!这小婊子还真紧,比当年她母亲更紧得多!

  发觉进入不易,我索性抽出肉茎,再移到她面前。

  「好好的给我吸,把它洗得湿湿的,不然你也不好受。」也感受到腿间的剧痛,玛莉安赶忙又将阴茎放进嘴里,耐心地吸舔。

  当我觉得阴茎已经被舔得够湿润,我将之从口中拉出,再移到蜜穴口。

  这一次,当我用力挺动腰部,龟头立刻嵌进细嫩的蜜穴口。

  尝到丧失处女的疼痛,玛莉安整张脸扭曲在一起,两腿不停地颤抖,这也就是我要帮这些奴隶所做的事。

  跟着,我拉住玛莉安双腿,固定不使之乱动,腰部猛力一挺,粗长肉茎尽根没入进去。

  「求求您,杰克森主人,好痛,真的快痛死了。」玛莉安闷哼着初为人妇的痛楚呻吟。

  「小婊子,闭上你的嘴。」奴隶哪有资格抱怨,我立刻掴了她一耳光,教导她应有的礼仪。

  然後,我开始干。

  激烈的动作,肉茎快速地在刚开苞的小嫩穴里进出,我捧起她浑圆的美臀,往自己这边拉进,以便做更深入的冲刺。

  「主……主人。」玛莉安高声呻吟着,而我在此起彼落的闷哼声里,速度越来越快。

  「喔!主人。」紧窄的处女蜜穴,极少见的压迫感,肉壁箍住我的阴茎,让阵阵快感质传到脑际。

  没有隔多久,我就知道自己已将攀升至高潮了。

  「婊子,我要把我的种子洒在你肚子里,好好准备去承受它吧!」「求求您,杰克森主人,请赐给这小婊子您的种子,射进她的小穴里,喔!尊贵的主人……」「好好接受吧!」我大喝一声,开始狂喷出精液。

  一连几发,射出的精液是既多且浓。

  趁着发射过後,阴茎尚未变软的当口,我粗暴地抽出阴茎,也不事前支会,将龟头抵在稚嫩的菊花轮之上,猛吸一口气,大力挺了进去,一举开了她所有的处女。

  伴着玛莉安的哭叫,我激烈地干着她小小的屁股,直到再一次射精。之後,我拔出阴茎,坐到床沿,开始穿衣服。

  玛莉安又痛又累,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,我要她躺在床上别动,当然,这不是为了体恤她甫破瓜的辛苦,不过她却因此感激地望着我。

  我嘲笑地轻哼了起声,走到门边,打开房门。

  「亨利!」我叫着忠心的马夫兼贴身仆役。

  「是的,主人,有事吗?」在外头守候的亨利马上应声。

  「你能为我们的小婊子玛莉安,找个年轻的丈夫吗?」「没问题。主人,您看默斯杨格可以吗?」「唔,把那年轻小夥子带来见我。」「是的。」亨利说着,急急忙忙地跑去找人。

  一会儿後,亨利带了一个年轻人过来。

  「主人,他就是默斯。」亨利介绍少年的身份。

  「你今年多大了?」我问他。

  「抱歉,主人,我不知道。」他答覆道。

  这答案不太意外,这群没知识的黑人,大多数弄不清楚自己的生日和确切岁数。从外表来猜,他大概是十五或是十六岁。

  我挑张椅子坐下,命令道:「默斯,给我把你身上的衣服脱光,快!」默斯起先望着我,紧紧揪住领口,对这个命令感到惶恐不安,不过当我移开身子,让他看见後方床上的赤裸女体,他眼中露出兴奋的光彩,开始快动作脱去衣物。

  没几下,他已赤裸地站在房中,而垂在胯间逐渐抬头的阴茎,已有五寸的长度。

  唔!对黑人来说,这样的尺寸算小了。

  「现在,你爬上床,用你那条黑鸡,给我好好地干这小婊子。」我对默斯道。

  「喔!遵命,杰克森主人,谢谢你给我这个荣誉。」默斯兴奋地回答着。他猴急地爬上床,分开少女的一双大腿,趁着玛莉安倦极而眠,默斯闷呼一声,突然将阴茎挺入。

  这真是无比荒谬可笑的一幕!

  当看到这两个黑人男女激烈地肏干,在我眼中,彷佛是两头黑色皮毛的贱价牲口,作着基本的交配动作。

  「以後,把这两个人凑在一起,忙完了工作,就送来这里交配。嘿!他们应该可以帮我生下很多优秀的小黑人奴隶。」我对亨利交代以後的工作,当话说完,骑在玛莉安身上的默斯,开始全身颤抖,将充满他黑色种子的精液,全数注进她的小肚子里。

  离开这间配种屋,我独自漫步,想起刚才那两人交配的种种,很有一种嘲弄低等种族的快感,左思右想,开心地朗声大笑。

  哼着愉悦歌声,我独自步回庄园。


  【完】

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警告︰本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 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。
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
  色老大,淫色网,色情网,爱搞搞就要搞搞,99re大香蕉,99大香蕉一旦如此自己在关中的至亲岂不